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高級研究員袁國寶:美團沒有邊界,王興不知恐懼

———— 發佈時間:2021-05-03   編輯:  閱讀次數:48 ————

袁國寶互聯網趨勢觀察家、知名財經作家、新盟創始人、資深媒體人、新媒體行銷和品牌傳播專家。

 寶哥說

似乎,王興從不畏懼世界。

 

“他是在死人堆裏爬出來的。”


在一位投資人口中,美團創始人王興身上似乎還殘留著早年擊潰對手的“血漬”。這毫不誇張。


2010年王興推出美團網,2011年,中國類似初創公司已超過5000家。隨後幾年,美團大打補貼戰,經過激烈的鬥爭,屍骸遍地。


美團是最後的贏家,王興化身一個戰士。他不知道什麼叫怕。


千團大戰的勝利到來,美團開始跑馬圈地。過去十年,美團不斷開拓服務場景,已經沒有邊界——今天,打開美團APP:外賣、美食、酒店/民宿、休閒/玩樂、電影/演出、打車、買菜、跑腿代購、火車票/機票、美團優選、買藥、景點/門票等入口,化身成一張大網,全方位包圍住了人們的生活。


2020年,美團營收突破千億,歷史新高。2021年,美團市值突破兩萬億,富可敵國。


巨無霸持續膨脹,王興底氣更足。這些年美團在團購、外賣、酒旅、出行等領域,商戰不斷,被稱為“半個互聯網圈,都是王興的敵人”。《財經》記者曾問王興怕不怕,後者作答氣勢拉滿:“自返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更不要說對同行開炮。王興至少有三次公開Diss馬雲:一次說阿裏沒底線,一次說馬雲不誠信,還有一次暗示淘寶靠賣假冒偽劣產品起家。在“飯否”上,王興還跨界兼任著大眾批評家:從男足到華為,從中國科技到國際局勢,他懟天懟地,從不掩飾對這個世界的俯視感。

 

 

甚至,近期屢次曝出“二選一”風波,利用平臺優勢地位謀取不正當收益的美團,幾經敗訴,並接連受到監管傳話與處罰,王興也沒有露出怯意。


這沒法教人不佩服。


但是,近期,美團股價已較最高點跌去近三分之一。外加,近日中央結算系統數據顯示,美團股東大手轉倉涉資逾800億。


王興不怕,但是其他人好像有些怕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但飽讀經典的王興似乎不懂。


2021年4月14日,美團因不正當競爭敗訴被判賠35.2萬元,再一次登上微博熱搜。


業界龍頭美團,成為違法“領頭”——據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判決書顯示,美團該案首次適用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認定外賣領域不正當競爭侵權案件。案件中,美團多次強制商戶“二選一”,包括漲傭金、置休、縮小配送範圍等手段,強制商戶與美團獨家合作。


在反壟斷高壓下,“二選一”成為高頻辭彙,互聯網巨頭們無不風聲鶴唳。但唯獨美團,還在浪尖上起舞:


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首次用於外賣領域,美團無疑開了一個“好頭”。時間往前,2017年6月,浙江省金華市市場監督局對美團限制競爭等違法行為作出處罰,合計罰款52.6萬元。


2018年5月,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市場監管局針對美團以調高費率、置休、設置不合理條件等手段,強迫商家下架餓了麼外賣平臺店鋪的行為,認定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對美團罰款7萬元。


2019年3月,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美團外賣強迫商家“二選一”當事人進行處罰,罰金高達25萬元,並且“責令停止違法行為”。2021年2月份,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美團的“二選一”行為也作出了判決,要求美團賠償餓了麼100萬元......

 


幾年下來,美團因不正當競爭共計被罰近220萬元——可相比2020年美團高達586億元的外賣傭金來說,幾百萬的罰單不過毛毛雨。


聯想是難免的。早兩天,阿裏巴巴董事會主席張勇在收到監管182億的罰單後,表示並不會影響阿裏巴巴電商業務。


先前對手是風清揚,王興都能談笑風生,如今老二逍遙子都這麼淡定,自己怎麼會怕呢?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在上世紀90年代末,王興同學被保送清華。開學第一天自我介紹,他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30年過去,王興真正做到影響“天下”——3月26日,美團發佈的2020年的年報中,美團再一次展示了強大的盈利能力和增長能力,實現了營收和利潤雙雙大幅增長。其中,餐飲外賣收入為663億元,同比增長20%;淨利潤為28億元,比去年翻了一倍。最值得表揚的是美團的傭金。有人計算過一則非常有意思的數據:2018年中國餐飲行業總稅收是325億元,美團2020年外賣傭金較去年上漲18%達到586億元,是全國餐飲行業稅收總額的1.8倍。“美團稅”在這個春天也不脛而走,全天下的餐飲商家們似乎都成了美團的“印鈔機”。今年2月美團市值一度突破2萬億港元,相形之下,2019年越南的GDP才近1.9萬億港元。

 

 

美團富可敵國,一點都不帶誇張。但王興似乎覺得遠遠不夠。在2020年美團一季報電話會上,王興認為美團到2025年要每個外賣訂單要帶來1元的利潤——按照2020年的數據來看,美團每單平均利潤才0.28元。要實現這個小目標,這意味著,屆時美團的傭金總額需再翻3倍,在2025年預計達到2018年中國餐飲總稅收的6倍。


如果沒有外部力量的干預,王興很可能將圓夢。


2020年疫情襲來,中國餐飲中小商家舉步維艱時,王興也從沒心軟——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餐飲收入39527億元,同比下降16.6%,一夜回到2016。眾多中小餐飲企業紛紛倒閉、轉讓,平均每6分鐘就有一家餐館關門。


美團做了什麼?


因漲傭和“二選一”,美團受到前所未有的口誅筆伐,被輿論評為“殺雞取卵”——比如,去年4月份廣東省餐飲協會發佈《廣東餐飲行業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稱收到幾百家餐飲企業的各類投訴,直指美團的壟斷和高傭金讓眾多餐飲商家不堪重負。


但是,在全國各地餐協會紛紛發函與起訴時,美團還是不為所動——相反,美團大幅提高著平臺傭金。據報導顯示,疫情期間美團傭金從8%上升到了20%,個別地區甚至達到了26%。彼時央視等官媒,公開批評美團:“將全行業鏈條的明天緊緊攥在自家手心,這種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你可以去業界問問,大家都覺得王興在管理和待人處事上不太成熟。他很聰明,非常聰明,但太過聰明了。”朱嘯虎口中的王興過於聰明,已經到近於不講人情的地步。


某種程度上說,思想超前、不計後果,行事又兇狠、直接、不留情面,王興或許正是資本無序擴張的完美代言人。“天下興亡”,不過一個幌子。


今年兩會期間,高層視野逐漸聚焦——全國工商聯提案就指出,外賣平臺居高不下的傭金導致餐飲企業“賠本賺吆喝”,需“加強外賣平臺反壟斷監管,切實降低傭金費率”。


到了今年3月25日,發改委等28部門開始明確發文,要求降低平臺交易成本和支付成本,引導外賣、網約車、電子商務等網路平臺合理優化中小企業商戶和個人利用平臺經營的抽成、傭金等費用。可有趣的是,在28部門發文的第二天,美團2020年財報的分析師電話會上,王興如此回應:他認為外界對其營收轉化率高的指責“並不公平”,並希望“商家和監管機構對公司能有更清晰的瞭解,為我們提供更好的監管環境”。


什麼才是更好的監管環境?

 


如果不知道答案,王興可問老對手馬雲,去年在上海外灘發表一通講話後現在還服不服氣。

 

王興的個性常令人看不懂


有觀點認為,王興具有典型的“INTP型人格”——即長期保持著對多個領域旺盛的精力、好奇與一定的知識儲備,總能先人一步,快人一招。

也有人說,王興的性格更像一位資深極客——這句美國俚語Geek音譯為漢語“極客”,意為互聯網時代性下個性古怪,對尖端技術、自由、創造力十分狂熱的人群,他們非常尊崇個性表達。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王興有一種魔力——
無論置身何種場合,他都能以最直接、最具破壞力的方式表達出自己的不知畏懼。他樂於提出新挑戰、喜歡探索尖銳的問題,可其中,往往摻雜肉眼可見的私心與裝傻充楞。


比如,在2020年7月底,有媒體報導部分用戶在使用美團點單時發現,美團月付和銀行卡支付佔據優先位置,但唯獨沒有支付寶。對此,王興在飯否中表示:淘寶為什麼還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躍用戶數比支付寶多,手續費也比支付寶低。


靠禍水東引,轉移話題去掩蓋美團無邊界擴張的野心,這是王興的慣用手段。而這種獨特的說話方式,也讓王興這臺“深度學習機器”,在大眾眼中被冠上“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典型。他一次次的“口無遮攔”,帶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傲慢感,屢次引起人們的反感。

 


創始人能極大左右公司的氣質,王興對行業的傲慢與眾生的漠視,也影響著美團——比如,2012年6月,美團曾經在父親節做過“偉哥”促銷,廣告詞為:“偉哥駕到,幹爹需要,親爹更需要”


同年9月,美團還做過一組讓人僵在原地的校園招聘廣告文案:
“找工作=找女人,幹你最想幹的”。即便設計稿沒有實施,但卻在大眾心中造成了惡劣影響。


王興是否有厭女症不得而知。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被譽為中國互聯網最英勇善戰與戰略眼光最犀利的一個,王興書單覆蓋了《孫子兵法》、傑克·韋爾奇的《贏》、《Guns of August》、《有限與無限的遊戲》,但似乎少了一本人教版的《思想品德》。


而對於同行,先前王興對馬雲的“問候”相比對李彥宏來說,已經足夠文明:王興曾評價李彥宏,從不去想為用戶創造價值,而是想著怎麼利用用戶,BAT應該改成HAT。


H是什麼意思,懂得都懂——但令人好奇的是,2016年美團外賣做出一系列物化女性的廣告,在其宣傳圖案中,女性更是被放在餐盒裏——王興說這話應該底氣不夠。


甚至,對自己私交甚篤的朋友,王興表現得也很奇怪——有人指出,在美團上線打車業務前,外界一直認為王興與滴滴創始人程維惺惺相惜。後者曾在早期的微博中說到:“外界沒幾個講王興好,我卻越來越欣賞他……”

 


可在美團侵入滴滴腹地、上線網約車產品的前一天,王興和程維還在一起吃飯。但在飯桌上,王興卻對此事隻字未提——面對背後捅刀的老大哥,程維曾問過王興,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王興回答,
我就想試試

 

似乎,王興從不畏懼世界


整個世界對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疫情期間,行業整體下降,美團逆勢上升,市場對王興毫無辦法。彼時,政府全力保就業穩民生,大幅降稅分擔餐飲中小從業者,可“美團稅”卻大行其道。前稅在降,後稅在漲,唯有中小商家在挨揍。


資本無序擴張直接的後果是沒有邊界:2018年在美團上市前夕,王興表示美團市占率已達60%,幾年過去,按照Trustdata 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美團外賣的市場交易份額達到了67.3%。

 


更沒有下限:去年底,王興率領美團向社區團購大舉進軍,將資本的觸手伸向老百姓最後“一口飯”,利用資本優勢,大量開展價格補貼,擾亂市場價格秩序,置政策三令五申於不顧。一度引得《人民日報》發文疾呼:“掌握著海量數據、先進演算法的互聯網巨頭,理應在科技創新上有更多擔當、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為。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處罰對美團似乎也是隔靴搔癢。儘管在2021年3月3日,市場監管總局對以美團優選、橙心優選、多多買菜、十薈團四家為代表多家社區團購企業處以150萬元人民幣行政處罰,美團還是沒有停下腳步。


面對虧損,投資人對王興戰略決策更是只能乾瞪眼。


在社區團購湧現的那幾個月,美團在美團優選、美團閃購以及美團買菜等專案上頻擲重注,淨虧損達22億元人民幣。王興表示,儘管2020第四季度新業務營業虧損就達60億,但未來將實現幾個季度持續經營虧損。

 

 

王興不怕,可市場還是怕了——實際上,從2020年12月中旬至2021年4月期間,針對美團種種監管措施,以及美團在新興業務上耗費的巨額投資都造成了美團股價的大面積波動,到了近期,其市值較頂峰跌落逾三分之一。尤其是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明確要求: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後。


在反壟斷與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兩座大山面前,阿裏巴巴被處罰182億的前車之鑒仍歷歷在目之,世面要求調查美團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同時,近期美團大股東的巨額持倉變動:據中央結算系統(CCASS)數據顯示,美團股東大手轉倉涉資逾800億。從外到內,王興和美團似乎有些“四面楚歌”的意味。

 

 

不過,2020年財報發佈後,王興還在高談到科技創新對美團的價值。並表示,無論一項技術多麼令人激動,它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科技創新的根本目的是要服務於大眾:
“美團是一家科技驅動型公司,科技創新的目的就是為了實現公司使命——幫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王興還是那麼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