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高級研究員袁國寶:比起人口下降,人們更應該關注什麼?

———— 發佈時間:2021-05-17   編輯:  閱讀次數:45 ————

袁國寶互聯網趨勢觀察家、知名財經作家、新盟創始人、資深媒體人、新媒體行銷和品牌傳播專家。

 

 

 

寶哥說
人口是一切的核心。


每十年一次的全國人口調查,是中國社會變遷的重大注腳。

可是,原定於2021年4月上旬公佈的全國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卻遲遲沒有公佈——對此,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劉愛華表示,因統計工作量太大,只能延遲公佈。


不過,數據一日不出,人們的猜測便一日不停。以至於謠言四起。比如,某外媒便指出:中國人口正經曆1949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已經跌破14億,並被印度趕超。
輿論風波過大,終引得國家統計局在4月29日發佈通告:
2020年,我國人口繼續保持增長,具體數據將在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中發佈。

自然,造謠者其心可誅。

 

 

不過,人們在討論中國人口是否陷入停滯,以及對此巨大擔憂,只因:人口是一切的核心。


人口問題既是家事,更決定國運——環顧世界,日本前首相安倍把少子化視為國難,俄羅斯總統普京稱俄羅斯的命運和歷史前景取決於人口。


某種程度上說,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數次經濟騰飛,來自開放的紅利、政策的紅利、發展的紅利,但最關鍵的還是人口紅利。可以說,人口的拐點往往就是經濟的拐點。

 

 

正因如此,此時整個社會,乃至世界對中國第七次普查人口數據如此之敏感,實際是問:中國人口假如真出現下滑,人口紅利消失的中國經濟會不會喪失競爭優勢?

可有趣的是,截然相反的擔憂三十年前已經存在——建國後第一批嬰兒潮出現,整個社會對人口爆發式增長產生了不亞於今日的恐慌——但結果是,中國通過計劃生育等各類手段有效的控制住了人口增長。

可以說,受視野局限,不同時期的社會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擔憂。不過,比起不確定的未來,人們更該思考嚴峻的當下:
如何才能真正減輕人口問題對整個社會的影響?
事實上,中國人口基數大、存量大是既定事實,而從長期來說,隨著社會經濟發展,中國人口將一定下降,這是必然規律。

 

 

但是,中國人口危機的降臨速度和規模,可能會比我們想像的要快、要大。中國既面臨人口總量即將見頂、遠期將急劇萎縮的總量危機,也面臨人口少子化老齡化日益加劇的結構性危機。

怎麼辦? 
近年來圍繞以上問題,大致有三個類型的觀點: 第一是等待人口自然更迭,以時間換空間。建國後******的一批人口,便出生在1966年-1973年出生,總數約3.1億。因此,有觀點認為:只需待這批人百年之後,中國人口便會出現真正的下——但問題是,緩解與崩潰,沒人能肯定誰將先來。

第二個觀點即放開生育,鼓勵多生多育。中國人口金字塔上層基數太大,那便從下層拓寬:近年來,從正式開放二胎,到現如今三胎政策開放呼聲漸高,正是此種觀點的最好印證。

但是,實際效果卻不甚理想——在剛放開二胎頭兩年,中國人口出生率確實得到了很大提升,可到了2016年以後,中國新生人口數量一路下滑:
2017年出生人口是1723萬,同比下降63萬;2018年出生人口是1523萬,同比下降200萬;2019年出生人口是1465萬,同比下降57萬。

 


第三種觀點,則要求拉長工作時長。近年來有不少專家建議,先縮短學生的學習年限,再延遲人們的退休年齡,一短一長之間,中國人工齡可持續上升,進而減緩中國老齡化帶來的用工慌。

但筆者認為,以上三類觀點實則是“揚湯止沸”,藉由表面問題去解決問題,勢必無法解決根本問題——在麥肯錫的方法論中,有一條核心:從零開始,從零解決。
即:要解決什麼問題,一定要搞清楚問題是如何產生,根源在於何處?
事實上,老齡化、少子化是當下人口問題的重中之重:一邊是出生人口的快速下降,一邊是死亡人數的持續上升(中國死亡人口一直在增加:2019年死亡人口已接近1000萬)。

可以說,問題已經到了非常嚴峻的地步,也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刻。如果,現階段社會僅從“口頭”上支持年輕人生育,或是橫加指責年輕人不生孩子,這些都是毫無意義,且不負責任的做法。
那麼,中國少子化的根源在哪?
筆者認為,起碼有四個層面的因素影響巨大:一是世界產業鏈遷移與生育政策的影響,二是高房價與公共資源的不足,三是家庭效用的弱化,四是個人觀念的影響。



01世界產業鏈遷移與生育政策的影響


實際上,東亞各國自二戰後相繼進入一種快速增長階段,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歐美積累上百年的工業技術迅速轉移到了東亞,從而讓東亞各國的經濟、醫療、教育等在短期內得到了迅速提升。
 

 


但是,先前東亞各國保持多生多育的生育習慣尚未改變,因此,在社會各項條件都得到飛速提升之時,這些國家都出現了大規模的嬰兒潮。隨即,各國開始政策調整,限制生育。最終,難免導致人口暴漲暴跌。


昨天的因,促成今天的果,人群和國家都需要還歷史的舊賬。


02高房價與公共資源的不足
 
“房價是最好的避孕藥。”此類誇張的說辭其實具有一定的道理。

 


中國經濟發展在一定階段內曾以房地產為龍頭,實現了跨世紀的騰飛。這無疑是舉世矚目的成績。但辯證法永遠告訴著人們,事物是有兩面性的。


 現階段,面對高企的房價,中青一代生存成本急劇提升。假設個人收入恒定,那麼住房開支持續提高,勢必將壓縮個人其他開支的比例。此時,生育開支也將被進一步壓縮:生不起、不敢生、養不起——當代中國少子化問題,其實就是房價過高的問題。

可以說,高房價既抑制了生育,又打擊了教育;既抑制了消費,還打擊了養老。此外,包括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的不足,也導致其個人開支大幅度提升,更進一步壓制了年輕人生育的欲望,也是阻礙人力資本提升的關鍵。


03家庭效用的弱化

從經濟角度分析,家庭的組成實際是一種生產方式。

 

 

可是,從農耕時代到工業時代,再到資訊時代,伴隨著企業、政府、各類社會組織的逐漸成熟,對於家庭資源配置的爭奪也在加劇。如今,企業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相形之下,家庭這一生產人口的唯一單元,就勢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縮。

“一切為了工作”的背後,實際導致家庭成為附庸。夫妻之間溝通減少,父母與子女之間陪伴減少,帶來的不僅是家庭問題,更是對未來人才教育缺失的問題。

 

04中青一代個人觀念的改變
 
事實上,近年來社會正隱隱出現一種傾向:“一個人生活,要比兩個人生活瀟灑得多。”

 

 

這絕非空穴來風。婚姻的組合要求兩人籌畫未來計畫,但是現階段,很多年輕人不再考慮將來,甚至連明年都不想考慮:在生存壓力逐漸攀升的當下,今朝有酒今朝醉,奮鬥不如躺平的觀念不脛而走。

為何如此?消費主義是一個推手,但深層原因不過以上三點。


正因如此,在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遲遲未出的時候,人們與其討論人口是否會下滑,或者去擔憂人口下滑將帶來何種問題,不如再度回到問題的根源,去多問幾個為什麼。 比如,所謂人口的紅利,是誰的紅利?

比如,艱苦奮鬥的動因不過為了明日不再艱苦,可是,如果艱苦之後還是看不見頭的艱苦,那麼,艱苦奮鬥為了什麼?

比如,假設艱苦奮鬥的方法方式沒有錯,那麼,勝利的果實為何沒有分享到眾人手中?

 


這些,都是極為微妙的問題。但,這也是時代留給今天的中國,最值得關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