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康波世代 -> 新康波世代

高級研究員蔡凱龍:全球大宗商品“漲”聲一片:誰是背後隱藏的推手?

———— 發佈時間:2021-06-14   編輯:  閱讀次數:47 ————

本文由騰訊新聞與凱龍的後浪財經聯合發佈,如需轉載,請標明出處。

作者:騰訊新聞知識官  蔡凱龍  後浪財經創始人

 

6月9日公佈的中國5月份PPI(生產物價指數), 同比上漲9%, 創下2008年以來******漲幅, 其最主要原因,是漲勢兇猛的大宗商品價格。

 

進入2021年第二季度後,大宗商品“漲”聲一片, 鐵礦石期貨價格指數從2020年最低時的每噸565元上漲到2021年最高時的每噸1310元,漲幅高達132%, 銅期貨價格指數漲幅達到122%,原油突破70美元一桶創32個月新高, 木材,大豆, 玉米全線上漲。這些大宗商品和原材料,是生產企業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中國又是製造生產大國, 因此中國的最新PPI, 刷新了13年的記錄。

 

這背後的推手有四大主要原因:

一、全球經濟復蘇逐漸明朗, 各國需求逐漸旺盛,抬升大宗商品價格。

二、疫情期間受到打擊的大宗商品供應能力,還沒有完全恢復, 尤其是大宗商品的出口大國,疫情還沒真正控制住, 生產還是受到影響, 加上國際庫存日漸減少, 供給跟不上, 價格自然上漲。

三、全球寬鬆的貨幣政策。目前大宗商品供給不足但需求旺盛, 供需嚴重不平衡, 超發的貨幣,是火上澆油, 讓更多的投機資本湧入大宗商品, 哄抬大宗商品價格。

四、全球貨運成本和價格上升。由於疫情封鎖, 國際航運成本上升, 運費持續攀升,也助推了整體大宗商品的價格。

 

大宗商品價格最直接的影響體現在生產企業物價指數PPI上, 這無疑壓低了企業的利潤空間, 讓製造業在疫情期間雪上加霜。

如果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保持高位, 企業不得不把成本漲價的負擔,轉移給消費者,最終體現在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當然, 這個過程是緩慢和複雜,取決於商品類別、行業屬性和企業特徵。有些商品比較容易傳導,比如原油價格上升直接傳導到汽油價格上。

有些行業傳導速度比較慢,比如鐵礦石傳導到鋼材,到建築成本,到房價,到房租,需要很長時間。有些企業比較激進,比如特斯拉就因為原材料成本提高, 在4月就調升Model 3和Model Y的出廠價。但是無論如何,像這樣大宗商品大幅度全範圍飆升,比較罕見,對經濟影響非同小可,  對生產商和消費者都非常具有挑戰性, 各國監管也都在密切關注和積極應對。

 

由於我國是大宗商品的進口大國, 又是以製造業為主的大國, 受到大宗商品價格影響******, 以發改委為首的各個監管部門早已多次出手, 進一步規範市場的價格,維護市場秩序, 打擊違法違規漲價, 特別是惡意囤貨趁機漲價的不法商販, 同時加強對期貨市場的管理,減小遊資炒作大宗商品的影響,取得一定成效。

但是,最終大宗商品的價格漲跌,還是取決於市場的供需,如果供給不能儘快恢復, 需求還是如此旺盛, 貨幣政策依然寬鬆, 大宗商品的漲勢還會持續。